台海关注  导航:首页 > > 正文

文青捧杀了台湾电影 《流浪地球》给了华人希望

来源:华广网    2019-02-19 10:00:14

  华广网2月19日讯 题:文青捧杀了台湾电影,《流浪地球》给了华人希望

  作者 雁默

  《流浪地球》正在一路突破大陆的票房纪录,上映不到两周,其所引起的巨大回响,不但一开始即超越了电影本身的讨论,数天内甚至超越了文化层次,上升到民族情怀与国家未来的论辩。观众热情参与所造就的高票房,与其说是在“挺好片”,不如说更大程度上是在“捐情怀”。以行销的角度来看,这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意外胜利,也是对中国电影工业的一项莫大激励。

  谈电影的角度很多,《流浪地球》折射出来的社会现象也十分丰富,本文仅就电影工业此一层面,说说台湾电影产业的起落。

  台湾电影起始于日据时期,公认第一部叫座的台片是《望春风》。1949年后国民政府来台,电影资本的主要来源是政府,所以历经了一段政治宣导片的时期。闽南语片于1955年到1981年属于盛产期,产量最多时一年高达120部电影(不含国语片)。

  1960年代,台湾电影产业进入了多元时期,有社会风情,有乡土写实,有历史宫闱,有爱情文艺,有武侠动作,也有黄梅调、歌仔戏。1967年胡金铨编导的《龙门客栈》创造了票房纪录后,武侠动作片成为台湾电影的主流,直到80年代。在此期间,因为台湾的国际政治处境急转直下,也衍生出不少政治宣传片。

  60年代到80年代这20年中,由于娱乐项目并不多,台湾电影产业可谓蓬勃,产量丰富,从业者众,票房收入亦可观。

  我父亲就是一名资深影人,科班出身,在70-80年代不算长的从影生涯里,作品百余部(不含电视剧),执导过16部公开上映的电影,并在超过100部的电影里担任编剧,在圈内小有名气,但并无社会知名度。即便是这样一个不知名的从业者,30岁以前也当了导演,创作量颇丰,可见当时台湾电影的兴盛。

  80年代,电影荣景结束,我父亲也转往电视圈发展。

  1982年起,台湾电影进入所谓“新浪潮”时代,写实与现代主义的电影逐渐增多,台湾当局也成立了电影发展基金会等单位,透过辅导金来支持艺术电影。而80年代中期以后,台湾电影产业迅速萎缩.在美方的威胁下,85年台湾开放外国电影进口(废除外片配额制度及停征国片辅导金),冲击了本土电影,到1996年,台湾电影年产量仅剩15-20部,票房占比1-2%。

  从极盛到极衰,短短不过数年,我父亲将台湾电影业此一戏剧性的转变归罪于影评人吹捧艺术电影,使得有志从事影业的青年学生被误导,以拍摄艺术性电影为职志。当然,这只是当事者(或受害者)的一家之言,以80年代走向开放社会的路程来看,由于好莱坞入侵,走传统路线的商业电影势必要遇到瓶颈与新挑战,这是结构性问题,倘若商业电影推陈出新并持续创造票房佳绩,艺术电影的占比不会那么高。

  但虽如此,也不能说艺术电影无罪。

  在一个资讯量直线上升的时代里,封闭则已,一旦开放了产业视角,盈利作品必然要遭到新的市场竞争,因为人们渴望看到新东西。初期,在一片娱乐化的窠臼里,“新浪潮”电影的写实取向与社会取材,确实令人感到清新、亲切,并言之有物,不错的票房也让这个流派的从业者受到激励。但是,对电影工业而言更麻烦的问题也就因此产生。

  所谓艺术,就是技术的突破、转译、解构、再诠释,创作者必然处于专业的最前端思考,而不是顾虑普罗大众的接受度,因此会使得作品走向“曲高和寡”的寂寞高地。更糟的是,大部分艺术创作者即便努力寻求突破,其结果却往往是“曲不高”但又“和寡”,最终让作者与作品陷入孤芳自赏的窘境。这个时候,若评论者还“官官相护”地吹捧之,创作者会走不出同温层,也会产生更多状况外的追随者,对产业造成结构性破坏。

  台湾开放电影进口,尤其是娱乐至上的好莱坞电影,使得这个艺术泡抹很快就破灭。好莱坞电影与知识阶层的西化,主导了80年代后期至今的台湾社会走向,但“新浪潮”电影却没几年就走向末路,还拖着整个产业一起死,原因有好几项。其中,艺术创作者与影评人接受了西化,却拒绝好莱坞的“娱乐语法”,是最显著的盲点。

  李宗盛说,最难的事,就是让人从口袋里掏钱买单。确实,好莱坞的商业成就,可不简单,因为电影是集合许多艺术专业人才造就的文化产品,让各种头角峥嵘的艺术创作者,合力完成一部能有票房盈余的电影,有赖于强大的盈利欲望与市场眼光,还要搭配降低投资风险的商业模式。产业的壮大与独霸,是借由明星、故事所累积的票房营收,养出各种艺术专业人才与商业人才,不断加乘精进的结果。

  从产业的角度来看,票房,甚至附加商品的总和收入,才是电影工业的命脉,而这一切,绝不能偏离普罗大众的好恶。强一点的票房电影,能引领消费潮流,告诉观众除了看电影,你还能买什么。弱一点的票房电影,则是生产大众想买的东西。前者如《星际大战》《侏罗纪公园》,后者如各种受欢迎的爱情电影、暴力电影等等。有了利润,就能养软实力,然后再与硬实力搭配,强势出口。

  与这种强大的“商业-文化”霸权作对,电影产业必须有自己的独门本事,而反好莱坞的文青电影,显然毫无抵抗力。“新浪潮”从一开始的接地气,因少数人过度吹捧“艺术境界”,没多久就变成“好山好水好无聊”,观众何苦掏钱买无聊呢?谁管你的电影是高达式的,还是小津安二郎式的?不好看,就是不好看。

  美国以其强大的国力,强迫出口好莱坞电影,遇上的是台湾电影走文青风的80年代,观众对娱乐感官的需求一下被养大,台式文青电影则遭到完全碾压。对传统商业电影从业者而言,可谓前有狼后有虎,想以从前的商业口味挽救台湾电影产业已是不可能,想从政府端取得资本励精图治,亦是缘木求鱼。况且在“新浪潮”那一波冲击下,人才早已鸟兽散。

  我是圈外人,对“新浪潮”如何淹没商业电影的详细过程不是很清楚,但去年“九合一”大选前,因“小野暴哭”事件,有资深影人对这段过往于媒体投书,说了一段泣血的内情。该资深影人叫做裴在美,她控诉当年小野与吴念真掌握了台湾“中影”的所有拍片资源,掐断了许多商业电影与资深影人的生路,让台湾电影死在“狭隘的乡土剧”与特定的电影语言与叙事形式中。

  吴念真在“中影”9年,一年有8、9部编剧作品,占“中影”电影3/4以上,裴在美直指“新浪潮电影”即由吴念真与小野这小圈子的人所催生,显然她认为台湾电影就是死在这个关卡。

  这一段孤芳自赏、本土化、欧日风的文青电影浪潮,因为票房不佳,所以在台湾电影工业史里的地位很低,却又享受不成比例的吹捧,让无数影人竞折腰。有人折腰,有人夭折,并在好莱坞全球征服史上,留下了不堪一击的战败耻。

  面对好莱坞的狂潮,如果当初商业电影能得到政府资本与产业计划的援助,本有人才励精图治,振兴产业的机会,因为中美文化毕竟有差异,在华人市场里能取得一定的优势,大陆亦是极有潜力的市场,而不至于灰飞湮灭。

  这也是《流浪地球》让大陆观众愿意“捐情怀”的主因,它实现了台湾影人长久以来的梦想——在好莱坞的文化霸权里另辟蹊径,展现不一样的意识形态魅力。《流浪地球》即便在影像叙事风格、声音处理与说故事的技巧等等层面,尚不及好莱坞顶尖实力,但是中国人看到了超越的希望,并已实实在在地突破了瓶颈。

  至此,即便好莱坞电影大举入侵中国大陆,也无可能像在台湾一样垄断市场,因为中国电影产业与观众已有足够的抵抗力,选择性接受或拒绝好莱坞叙事。

  话说回来,我们也不能完全抹煞艺术电影(或说“文学性”较高的尝试)在产业里的重要性,就好比纯文学作品在书市里虽然永远属于小众,但确有其存在的必要性。在创作的世界,应该要有一批人专注于砥砺技术层面,勇于突破窠臼,别开生面,他们也应该受到一定程度的尊敬。

  好莱坞也不是只有花俏的娱乐电影,亦有许多从业者不断在叙事技巧、故事深度等等软实力层面谋求进步与变化。所以每每在观众看腻了某类型娱乐片,以致销售力道减弱时,不乏新型态的题材或新颖的细节表现,适时填补市场空缺,甚至引领新潮流。而前提在于,整个产业要有丰富的资源、人才与尊崇软实力专业的文化,这也必须仰赖产业整体的获利能力。

  有正确的产业概念,才谈得上电影文化的扎根与发展,毕竟文化也是一种重要的消费商品与经济活动。文青捧杀了台湾电影,但我们仍需要文青,要那种有眼界与弘愿的,而不是狭隘、自以为是的。

标签:文青 捧杀 台湾电影 流浪地球
[编辑:吴勇 责任编辑:陶宁薇]

相关报道

网站地图 太阳城申博官网 太阳城亚洲开户 申博电子游戏 太阳城
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网站登入 申博在线游戏 菲律宾申博娱乐城官网 菲律宾申博体育登入
捕鱼游戏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777老虎机游戏 申博游戏注册
盛618登入 太阳城登入 申博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开户
ag真人娱乐 申博直营网 申博太阳城 申博